果农网店或可以显失公平或重大误解撤销合同!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

11月7日,一则“B站(哔哩哔哩弹幕网)UP主带粉丝“薅羊毛”26元买4500斤脐橙”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涉事果农淘宝店也一度被迫关店。当日,淘宝回应称会在法律、规则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减少商家以及各方损失,同时抵制恶意下单的“羊毛党”。目前,涉事UP主已被封号,该店已重新开张。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此次“薅羊毛”事件已非首次。

此前已有多家航空公司或OTA平台流出超低价机票,以及电商平台被“薅”百元无门槛优惠券等。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此前也有人因“薅羊毛”犯诈骗罪而获刑。有律师指出,在此次事件中果农卖家可以以显失公平或重大误解为由撤销合同,而无需承担赔偿责任。与此同时,如果购买的目的不是为了拿到货品,而是为了获得金钱赔偿,数额巨大,就有可能涉嫌犯罪。

11月7日,卖水果的淘宝店“果小云旗舰店”被薅羊毛引发广泛关注。“果小云旗舰店”曾在店铺首页发布声明称,因店铺操作失误,设置错了标题详情及价格。相关图片显示,该店将脐橙的价格由原本的26元4500克设置成了26元4500斤。

随后,有网友指出,拥有58.1万粉丝的B站UP主“路人A-”发现这一情况后向其粉丝传播此信息,并带领粉丝以每单26元的价格买下了4500斤水果,还以商家无法发货或延迟发货等理由对商家进行投诉,以在投诉成立后获取赔付金。

商家在声明中表示,这导致一晚上店铺被拍下几万订单,涉及金额七百万。希望买家申请订单退款,不要投诉,“留一条生路。”

11月7日12时24分,淘宝官方微博声明称,在发现异常情况后已第一时间“保护”这家店。淘宝方面表示,“果小云旗舰店”店主一家人的生活都指着这家店,并表示会在法律、规则允许的情况下,尽最大可能减少各方损失,同时坚决抵制恶意下单的“羊毛党”。

事发后,“路人A-”承认此事,并表示可承担开店的费用。

15时45分,B站方面发表声明,称将封禁涉事UP主站内账号,直至妥善处理本次事件,并表示将监督其向店家郑重道歉,并协助其配合电商处理此事。

当日,“果小云旗舰店”也已重新开店。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律师唐宋凡向南都记者分析,在此次事件中,卖家与买家之间的合同已经成立并生效,但卖家标示价格和正常价格差距达到500倍,明显超过正常范围,同时并无以此作为促销或打折的意思表示;且该店铺作为面对个人买家的零售,一般不可能单笔售卖4500斤。

“所以,在本案中一般人均可通过常识判断是标示错误,且买家实际已明知或可能知道这是标示错了,此种情况下卖家可以以显失公平或重大误解为由撤销合同,而无需承担赔偿责任。”他认为。

“农民增收难,农产品卖货难,国家、社会都倡导精准扶贫,对于买家明知卖家标示错误,也不应该乘人之危,更不应该‘薅羊毛’。”北京市一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兆成也认为,果农卖家对于消费者所下订单完全可以请求撤销,消费者也应给予理解。

周兆成认为,对于部分大V利用卖家失误和漏洞,恶意引导粉丝把果农网店活活“薅羊毛”薅死,是乘人之危、极不道德的行为,应该受到舆论的谴责。

南都记者注意到,这已不是超低价商品第一次受到广泛关注。

此前南都曾报道,2018年11月17日,不少网友反映疑似因东航系统故障,当天凌晨东航机票全线“跳水”,出现上海飞三亚头等舱120元的超低票价,以及当年12月中旬上海往返三亚总价500元,据了解,同时段单程正常票价就已接近千元。

11月17日中午,东航官微发布公告,称当日凌晨东航在系统维护时售出的所有机票(支付成功并已出票)全部有效,旅客可正常使用。此外,东航还将从17日购票旅客中选取代表,参加11月30日东航集成新一代旅客服务系统的全新A350接机仪式。

此事发生后不久,11月20日晚,多家OTA网站又出现了一批异常低价的国际机票。有网友提供的订单图片显示,从重庆飞纽约肯尼迪机场的机票仅32元、上海往返洛杉矶往返139元等。北京华美逸达国际旅行社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确认此事,称该故障涉及的平台包括去哪儿网、携程、阿里飞猪等。

次日晚,涉事旅行社发布公告,称向用户致歉,并请求乘机人对订单进行退票处理。该旅行社称,事件系由公司采用银行数据失误造成,与去哪儿网等平台无关。

据了解,截至该公司发现问题,已产生相关价格严重失误订单逾200单,涉及损失差额估超过500万元。期间,价格错误订单成交金额为1元至400元不等,与实际机票价格差价超过百倍。

唐宋凡告诉南都记者,针对现在广泛存在的低价机票、优惠券等现象,若是卖家明确的促销推广,买家基于此认识下单购买,则属于双方合意达成的合同,双方都应受到合同约束;但若买方故意利用卖家的错误或平台、制度等漏洞获利,则应根据具体情况判断合同是否可撤销以及是否涉及违法犯罪。

唐宋凡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在“26元买4500斤脐橙”一案中,买家已明知卖家是标示错误,如果买家仅是恶意购买要求发货,那么仅涉及民事范畴。

“但是UP主进一步号召数量庞大的群体恶意购买,且购买的目的不是为了拿到货品,而是为了获得金钱赔偿,数额巨大,买家的行为就有可能涉嫌刑事犯罪了。”他介绍,目前的司法实践中,大量针对网购的“薅羊毛”行为被以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罪、盗窃罪、诈骗罪等罪名定罪判刑。

南都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有人曾因“薅羊毛”犯诈骗罪获刑。2019年6月5日,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冯某祥、舒某鼎犯诈骗罪向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方指控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期间,被告人冯某祥与舒某鼎通过微信联系谋划,由冯某祥通过其微信群内发布“薅羊毛”的信息,并与群内其他成员约定分成后获取口碑网88折优惠活动的支付宝支付码,在舒某鼎所经营的广东省东莞市南城区联丰苑C座美宜佳超市进行虚假刷单交易,共计虚假交易刷单5306单,骗取口碑(杭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补贴金人民币53033.98元。

案发后,被告人冯某祥、舒某鼎已向被害公司退出赃款人民币32000元;向法院退赃人民币21033.98元。

西湖区人民法院认为,冯某祥、舒某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判被告人冯某祥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被告人舒某鼎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

采写:南都记者 向雪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