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车消失325天后,滴滴CEO坦言自己“怂”了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

距离滴滴下架顺风车,已经过去325天了。

325天,足够大家适应它的消失,它轰轰烈烈地来,又轰轰烈烈地去,留下的只有人们疾首蹙额的唾液。

但作为一种出行方式,当初它带来的便利,让很多人依然念念不忘;

于是“滴滴顺风车何时重启”,一直没有停止过被追问。

另一方面,滴滴自己也未曾停止对于重启的探索,过去这段时间,滴滴顺风车共迭代了12个版本,优化了226项功能。

但“何时上线”的问题始终悬而未决。

滴滴在等什么呢?

直到18号滴滴顺风车媒体开放日,总裁柳青坦诚,就是怕——

而且据柳青自己所说,去年同期,她甚至和CEO程维两人在办公室抱头痛哭。

中间白衣女子,柳青;右边,程维

去年,百天之内两名女孩相继惨遭顺风车司机杀害,从而将滴滴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其中,因为它在安全环节上的漏洞,和相关负责人的反应延迟,导致滴滴口碑全面崩坏,甚至背上了“吃人血馒头”的骂名。

那么今天柳青口中的“怂”,是怕出事?还是怕背负舆论压力?

返场意愿强烈却迟迟不见真招,滴滴最后的顾虑又是什么呢?

滴滴顺风车于2015年6月份上线,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

它解决了几乎是最后那块出行的时间盲区,给了所有夜行人一个交通选择,加上它在价格上的优势和互联网式的操作,很快就攻陷了无数用户。

前滴滴顺风车事业部经理黄洁莉,当时得意满满地表示:

接下来,时间的指针转拨到2018年8月24日。

20岁的小赵在母亲的注视中,上了在网上提前预约好的顺风车,她要从乐清去永嘉参加闺蜜生日。

50分钟后,朋友收到她从微信发出的四个字:救命、抢救。

朋友赶忙去往派出所报案,并第一时间联系了滴滴官方,但平台并没有采取什么作为,并且各种拖延。

最终,一条年轻的生命香消玉殒。

此时距离21岁的空姐李明珠惨遭滴滴顺风车司机强奸杀害,过去仅仅111天。

很抱歉以这种方式认识你

连续两起恶性事件,导致滴滴陷入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信任危机,重压之下,滴滴创始人程维和总裁柳青公开道歉,并发布实施七大整改措施。

至此,滴滴顺风车,卒。

如今再回顾这一切,顺风车的下架其背后的必然性是缺乏的,至少从市场的角度出发,它的消失实际上伴随着一定的偶然性。

但生命大过天,倒在了安全环节,滴滴必须为自己犯下的错误埋单。

另一方面,这种集体愤怒爆发之后,大家发现,他们义愤填膺讨伐的对象,已经为他们布置下了如此之多的便利。

之前某种双赢局面,不可避免地落到了双输的境地。

此时难免会有人发问:一棍子打死滴滴顺风车,真得只能这样了吗?

今天的媒体开放日上,程维反复重复一个词汇,责任:

这两句话其实就清楚地解答了他们为什么哭?

和他们在怕什么?

因为“生命”,真得是一个很重要的担子,

或者说,它是一个谁也无法百分百说自己就能承载住的担子。

这是种归零风险,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同时紧靠人和技术是无法完全兜底的,所以从企业角度来说,“这是非常真实的内部心态”。

“”。

即使很怂很怕,但顺风车的重启动作一直没停止过,这中间,壳牌的这句话,给了程维不少的动力和信心。

实际上说白了,从企业出发,顺风车没能彻底消失,就是它的利润空间很大。

程维并不避讳这点:

“这个事情压力很大,但最终促使我们下决定的,还是顺风车用户的需求。”

柳青则显示出了她极其细腻的那面:

“让大家在晚上要回燕郊、怀柔、密云的时候,还有一款产品可以坐回去,而不需要几经周折或者不需要打黑车”。

那么,对于用户来说,这种需求随着时间推移,实际上是越来越深刻的。

我们可以看到,大家对于滴滴的态度不知不觉间已经发生转变,。

供和求都有了,滴滴到底还在顾虑什么呢?

我想,从这个大张声势的媒体开放日来看,他们实际在等一个被释放的信号。

程维柳青,他们在等一句,“”。

滴滴发展的早期,程维等人的态度很明确,尔要战,便战,来势汹汹,充满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概。

但现在他们学会了以退为进,主动示弱的背后,不发步步为营的紧逼。

一方面,他们在大张旗鼓地进行自己在安全方面的改善,例如公司内部随处可见的安全标语,比如不断向公众征求整改意见,以及公开自己的整改方案。

包括柳青面对众媒体说的那句:。

另一方面,对于能不能最终重新获得用户的信任,他们自信满满。

他们用这些动作不断去唤醒用户们的需求,然后只需要等,等待用户明确了自己的需求,等待用户理解了滴滴的企业责任。

到那个时候,当一个打着“安全”旗帜的滴滴顺风车出现在大家面前时,当初的那番欣欣向荣恐怕不难重现。

我注意到,这次媒体开放日上,程维承诺,如果顺风车未来有机会上线,“”。

程维很清楚这点,就是如果要彻底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中翻身,一个很关键的步骤就是价格。

说白了,客户需要的一定就是100%的安全吗?

滴滴会想,这场等待的终点,不是在“100%的安全”上胜利了,而是他们成功说服用户们:

“你看,安全系数提升了,我们价格还很低哦”。

那么,对于柳青们的“害怕”,我们需要做点什么吗?

首先,这个态度我们必须贯彻到底,那就是安全问题永远是第一位的,任何时候都不能被懈怠。

所以最终这个产品能不能说服大家,还得看它的安全工作做到了多少。

这是价格或者便利,都无法掩饰掉的。

要永远记得,滴滴他们不需要恶性事件再度发生,我们更是不希望如此,。

另外,是否存在我们对于产品的安全工作太过苛刻了呢?

我想,只要我们对准的目标没有发生偏差,那么这种苛刻是非常必要的。

我们不能要求一个企业只遵循人性而不关心利润,我们也无法把良心作为评判一家企业好或者坏的唯一标准。

所以,和滴滴的对抗只用集中于他们对安全的重视程度,并且为此做了什么。

我们需要滴滴,但需求本身就是责任,最终滴滴顺风车能够以什么样的面貌重新回归大家的生活,真的,。

最后我想说,。

以上。

(本文图片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