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景一图一支歌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

摄影:杨晓野

题照:赵仁毅

阿尔山机场

在兴安岒的褶皱里,

一座广厦平地崛起。

多像振翅欲飞的雄鹰,

冲开山门,翱翔千万里。

招来一架架银鹰,

八方游人来这里汇集。

从此北疆不再偏远,

同锦绣江南连在一起。

袖珍山城

大兴安岭深处一道风景一一

这是闻名天下的袖珍山城。

长河似一条蓝色的哈达,

四周群山像一排排屏风。

风清,水甜,蓝天,白云,

苍松,翠柏,草绿,花红。

更有那神泉圣水赐福人类,

人们都说这里是人间仙境。

山区云雨

雨驾着云,云载着雨,

甘霖滋润满目葱绿。

山林儿女绽开笑脸,

大林海唱响蓬勃旋律。

长生天青睐勤劳的人们,

降下吉祥,送来富裕。

风雨过后阳光普照,

我们双手合十虔诚顶礼。

老 树

不必问及我的年龄,

莫要看我老态龙钟。

守候北疆这方热土,

风雪雷电也难撼动。

像利剑高高擎起,

像骏马昂首嘶鸣。

截下云雨遍洒人间,

看万里山川郁郁葱葱。

山水云天

云洁白,天湛蓝,

山环水,水绕山。

和谐共生的北国大地,

生金流银的富饶家园。

登高山,涉长河,

人未老,体康健。

别具情趣的秀美风景,

色彩迷人的巨幅画卷……

天 池

好一颗蓝宝石嵌在山巅,

一湖神秘,波光潋滟。

游人奋力攀登到山顶,

踮起脚尖想触摸蓝天。

连天暴雨,它不涨不溢,

持续大旱,它不涸不浅。

难测水深,难寻源头,

谁人能破解这千古疑团?

老额吉

一脸阳光,满目慈祥,

告别了贫穷和沧桑。

在你温暖的怀抱里,

壮实的小孙子睡得正香。

跟随欢乐的人群,

穿上节日的盛装。

经历半个世纪的风雨,

返老还童,像格桑花一样。

小博客手

好英俊,好健壮,

勇敢的小武士开赴赛场。

冲过去,像猛虎下山,

跃起来,似雄鹰飞翔。

大草原养育好筋骨,

先辈们教会你刚强。

看咱马背民族的后代,

在阳光下长成栋梁。

山 珍

这边一片,那边一窝,

在林间绽放的奇异花朵一一

肥硕喷香的白香菇,

金色姣小的小黄蘑。

大兴安的山珍倍受青睐,

纯绿色的美味名声远播。

致富了勤劳的山林人家,

丰富了千家万户的餐桌……

小城夜景

不见了黑漆漆的寂静清冷,

满眼是光闪闪的五彩霓虹。

满地珍珠是万家的灯火,

几串银练是长长的路灯。

小城的夜晚流光溢彩,

笙歌管弦飞上了夜空。

灯影里绽开张张笑脸,

带着喜悦入睡人人好梦……

不冻河

大雪早就封住田园山岗,

却有人在碧波上摇桨游荡。

这不是高人制作的动画,

它就呈现在祖国的北疆。

大自然就是这般神奇一一

严冬里让长河泛起波浪。

冲开冰雪,一泻千里,

滋润着绿色的繁荣兴旺!

摄影家

不避严寒在雪原上穿梭,

争先恐后奔向不冻的河。

摄影家从四面八方赶来,

聚焦这难得一见的景色。

不顾双手冻得猫咬一般疼,

不怕一次又一次陷进雪窝。

偏爱看水气氤氲似轻纱,

就爱听一川碧水唱冬歌……

小松鼠

在高高的兴安岭上安家,

守望大林海春秋冬夏。

往来行走,快似流星,

苍松翠柏,任你攀爬。

采美味山珍果腹,

饮甘冽清泉当茶。

金秋时节忙碌储备,

大雪封山时咱不愁不怕……

小木屋

不用钢筋水泥也能建房,

不用石头砖瓦也能筑墙。

建筑大师见了连连赞叹:

不输鲁班的能工巧匠!

数九隆冬屋里叶绿花红,

赤日炎炎进屋避暑纳凉。

盘坐炕上喝一壶小酒,

就着山珍,嗅着木香……

小火车

碾碎冰雪,冲开风雨,

在大山里穿行半个多世纪。

给共和国建设输送栋梁,

伴随你的是山林儿女。

而今你在山脚下歇息,

八方宾客驻足向你致意。

仿佛又看见滚滚车轮,

仿佛又听见声声汽笛……